二多子星球

和你一起在月球的沙洲上跳舞

【我会与你同在·樱花盛开的温暖雪夜】

写给亲爱的你,诗:
今晚,我想偷偷写下这一篇,慢慢等到你发现它。

不小心,听到了铃木常吉的“思ひで”,意思是“在回忆中”,总觉得很难得会有如此安静的歌。

不小心,勾起来在三中的回忆。比如那个下雪的夜晚,反复听着这首歌的我,忘记带伞的我,小心翼翼地走着回去。然后来了个陌生的姑娘用伞遮住我说:“一起走吧。”是那样温暖的回忆。

不小心,还想起更多的,夕阳,晚霞,雪,樱花,路灯,月光,这些总是三中的最好。我呀,总是在那样的地方,一个人偷懒,听着各种各样的音乐。我总是,把最好的时光消磨掉,现在回头才发现,那样的地方,只有回忆中才有了。

或许你不知道,高三的时候我们开了五楼的自习室,后来我就成了五楼阳台的常客。我时常,在那样的地方发呆,听歌,看书,和别人聊天,和自己聊天,和别人哭,和别人笑,自己哭,或者看着操场上的人,或者看着天空中的云。我总是,在大家努力的时候,混混霍霍地,看着云,就那样过去了。现在想那真是最好的时光了,被我消磨了的。

我总是,觉得自己缺少着什么东西,时常会难过,会痛苦,时常抱怨别人,时常恨着自己,时常不知所措。
活着对我来说真是美丽又痛苦的挣扎啊。
我仰望着美丽的、我熟悉的冬季星空,每夜寻找着我最熟悉的猎户座的天鹅形状,就像看着你那样。自己真是渺小无比,渺小又愚蠢。

我也时常想,到底是什么使我痛苦,我到底,在寻求什么,想抓住什么?仔细想想,我这人,还剩些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呢?

我呀,一直在努力活着,想要找到,我缺少的那样东西。

我曾以为我是一个人的,不断在苦修的沙漠里艰难地前进着,我以为还会很久。但这次之后,我才真的意识到,除了我温柔而善良的双亲,我也是被大家爱着的,我是有一群可爱的朋友的,而且,我也是被你所爱着的。

这样渺小而没有意义的我,想起了在三中,在樱花盛开的下雪的夜晚的我,想起了,一直一直混沌着,没睡醒一样,梦游着生活的我,忍不住便哭了。

而现在,我感到内心从未有如此宁静过,因为和你一起以后,我还是我,我没有改变,可是我无法言喻的那缺少的某样东西,已经不存在了,不存在那样的缺少了。
我呀,喜欢着这样的你,优点也好,缺点也好,厉害的地方也好,脆弱的地方也好,完整的你自己,就足够好。

而我也,和你一样,被接受被承认就觉得很幸福了。
我想,一直在半空中飘着的我,睡不醒的我,该是落地了。

我会…原谅自己,原谅别人,我不再后悔,也不会抛弃糟糕的过去的自己,我会捡起勇气,拿起我的画笔,我还要不断前进,想朝着有你的未来前进。
不但是写给你,也是写给未来的自己,希望,未来的自己会笑着再阅读这些文字。

谢谢你抓住我,我很幸福了。若我也算点亮了你的一小片心,就足够了。

谢谢你,小星星,北极熊。

再肤浅地说一句:

我爱着你。


多子

再见或者永别

那就如此吧,这份疼痛和孤独,最终还是回来了。丢下我吧,让所有的都抛弃我吧,我说过的词语我也都不记得了,这些东西,毫无意义,全都不存在了。
永别吧,我的星球。
再见吧,闪亮的星星,我是无法触碰你的,我怕你在我的手心里刺痛我,我更怕你熄灭,所以我只有在泥中腐烂,然后忘记你的光亮。
最后,闪耀的星星,我大概是爱着你的吧。正因如此我才痛苦,我才不想去抓住你。

【Behti Hawa Sa Tha Woh】

曾几何时,我也是个自然人,绿色,诗歌,和梦
心如风般的自由,是梦啊
我也想,不羁地在世间悠游呀
可这苦难,不该挂念,该放走的
记起了,那些词句
写下了,这些词句
去吧
放走吧
像山风一般,悠游吧
身体被禁锢,心与梦却不会
再见了
晚安了

【缄默者·再会,谢谢所有的鱼】

2.28
那就如此吧,这份疼痛和孤独,最终还是回来了。丢下我吧,让所有的都抛弃我吧,我说过的词语我也都不记得了,这些东西,毫无意义,全都不存在了。
永别吧,我的星球。
再见吧,闪亮的星星,我是无法触碰你的,我怕你熄灭,我只有在泥中腐烂,然后忘记你的光亮。
最后,闪耀的星星,我大概是爱着你的吧。

2.27
蜷缩。

2.25
"City of stars, are shining just for me?"

2.24
喜欢着 去做什么/喜欢着 某个事物/喜欢着 那样的人
喜欢着…/喜欢这件事情本身 就令人痛苦

2.23
床是用来思念的地方

2.22
无法诉说和无法得到的痛苦,不知道哪个更深,反思自己,却明白只有默默平淡自己的贪心。最后深埋于心的是这对苦旅终有尽头的期望,期望那时候迎接我的还是那束光。

2.17
这夜并不漫长,因为我即将要离开

2.13
Don't panic, keep calm and think about vivian.

2.12
只有音乐才能成为我最好的精神粮食,正如烟是老师的精神粮食一样。若没有音乐,我便无法存活。

2.10
若我有好酒,你有好歌吗?我只知,若今日月明,那星便黯淡了。我且知,今日山风起,洱海波澜托圆月。有缘便再见,我会有好酒,且请备好歌。

2.7
光叔:“以前面对很多难以接受的事时,很多人放弃了我,但有一个人即使抓住了我。”
我这时候想要抓住你的原因,是我的黑暗沉沦时,没有人来抓住我。

2.6
请不要迷茫与害怕,因为我比你更甚,因为更多的人还在泥中。所以,请点起灯来,我也会那样做的,这样的话,一小片也好,会亮起来。

2.5
热闹人群如潮,无礼的小孩子也好,喧闹的大人也好,簇拥着爆竹声和彩旗涌过来,街灯连成串,蔓延上山。

2.4
欲望可谓人类最大的罪,自己便是最大的敌人。不是恣意地去得到与索要,而是静静坐于任何一处,好似早被世事消磨了尖锐的心,在这挣扎的夹缝中的人生可谓修行,无法言语,无从诉说。

2.3
正是因为那样,看到麦当劳的时候会想起你,喝汽水的时候会想起你,看到钢琴的时候也会想起你。

【归乡之路·年年来来去去】

1.29
多子的酒,是混入了湖蓝色水粉颜料的酒

1.28
新年快乐
一如既往

1.26
自由而愉快地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着,那样的你会像星星一样地闪耀的。

1.25
成为对自己和对别人都是有用的人,那便是最好的了。

1.24
你是璀璨晨星,天将亮未亮时,在西方流云之上,在冬夜寒风之中,渐渐点燃了我的心。
于此,在这里我并不孤单寂寞,只是蜷缩在我的竹椅上,包裹在我的大衣中,渐渐睡去,渐渐死去。
直至天亮。

【灿若繁星·天体是空旷宇宙的奇迹】

3.21
如果说,要为了某个人而努力的话,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这样真是太无聊了。
一个人努力不是太寂寞了吗?
但我,不是那种有趣到能聚集大家的人物呢。

3.20
傻笑的面具是勇气之一

3.17
被黑暗温柔地拥抱,亲吻额头,掐住脖子,刺穿身体,吞噬殆尽。
她美丽地微笑着。于她合情合理,因为我在这里,所以要吞噬我

3.15
只有在梦里才不会悲伤落泪,梦是黑暗,是短暂的死亡,再也不想悲伤,就再也不要醒来,就会死掉

3.14
笑是不用脑子完成的。悲伤是用笑和用很多很多信息塞进大脑来埋的。

3.13
酒红色的心,醉于漆黑的梦,若是昨日死去,今日又会有何不同?

3.12
彻骨的腐朽。
“你活着干什么?”
“我能去死吗?”

3.10
宇宙和孤独都是空旷辽阔而黑暗的,宇宙中充满了能杀死你的物质,而孤独,什么都没有,连杀死你的东西都没有。

3.7
夜空的Orion,每日仰望着你穿越时间到来的的渺远光芒。
若是有五次生命,第一次要做画家,第二次会是天文物理学家,第三次想要成为流浪诗人,第四次就做宇航员,第五次是小提琴师便好。
于是一每次,都要看着你,要你指挥我的夜空。
然后每一次,都爱上相同的那群人们。

3.3
眼不见,心不念

3.1
/闪亮的天鹅/巨人的右臂与左脚/冬季星空的天使/猎户座

2.27
满树的樱花花苞,即将开始一场革命

2.25
我:我好迷茫啊
老普:你想得到的太多了
我:……
老普:想得到的东西很多的时候就一样一样地来
我:你好懂啊
老普:因为我就是这么做的

2.24
孤独深入骨髓,附着灵魂,此生此世挥之不去

2.23
困苦枝叶从骨头里长出来

2.22

2.21
“和你一起在月球的沙洲上跳舞”

2.20
“我这过度惧怕失去的左手紧紧抓住右手去祈祷”
“如果这双手能握住的事物只有两样,我要握紧你的双手”

2.19
午夜听玉置浩二的爱与安静

2.18
吃蛋包饭的时候会落泪

【feel so moom/角の随笔】

目前凌晨一点零三分
耳机里是coldplay的speed of sound,接下来一首是非常棒的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后边全是宇宙兄弟的bgm(顺便宇宙兄弟的ost全部都可以拿来做开工音乐,几乎每一首都很棒)
然后解锁屏幕是太空、月球和四颗太阳系的行星(来自宇宙兄弟截图),桌面就完全是宇宙兄弟啦,小时候的六太,日日人,穿宇航服的日日人和穿西装的六太。

最近真的是宇宙兄弟入坑特别深,嘛…虽然这个时候真的超紧张的,自己却如此放松…已经在心里跪了一万次了。

时不时地会陷入莫名奇妙的低谷,最近也是,倒不如说我这人就没从低谷中出来过吧?这种困境真是…
说起来这点有点像小栗旬呢,很棒的演员,不过情绪很容易陷入低谷,感觉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心理上有点自我虐待的感觉。因为演了宇宙兄弟真人电影的六太我才认识的,嘛,好像粉丝很多很可怕的样子。但是发现有些相同之处,不由得觉得很喜欢这个演员,非常可爱。
同时,演弟弟日日人的冈田将生也很可爱,现实中很栗子关系很好,不过经常被栗子“欺负”,两个人都很有趣。

话说回来还是想说宇宙兄弟的,啊嘛,已经觉得是jojo之后排名第二的了!(火影是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被挤到第三啦)
要说低谷的话,很六太也很像。我算是比较随意的吧?总觉得几乎没有对喜欢的作品不满的地方,所以对于作者塑造的作品的主角都很满意。曾经被问过“你是专门喜欢主角的那种啊?”,当时还有不好意思的成分(大概是觉得主角的话光环太大了吧?)。不过想想确实是,现在也是,非常喜欢主角六太,当然,弟弟日日人也很喜欢,因为一部作品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在主角身上吧。
一开始的六太跟落魄的大家都很像吧。自己的弟弟要上月球了,自己却失业了(然而失业是因为对日日人说坏话的上司使用了头锤!这样的哥哥啊。),虽然两人的梦想是一起踏上月球,可差距真的超级大,六太真是没用的哥哥(啊,我自己也很没用,边同情着哥哥,边自己骂自己了)。
日日人是“高富帅”,然而跟哥哥一样逗(其实还是哥哥更逗吧…),也是相当可爱的性格,被形容为“脑子里少了点什么”,不拘小节,总是一直往前,也是“脑子里装着绝对的人”。不过一个人在NASA努力,没有与哥哥一起实现梦想的日日人才是真的“少了什么”。
六太这边,一直觉得“作为哥哥要一直走在弟弟的前面”,高中后弟弟越来越优秀,超过了自己,自己慢慢放弃了曾经的梦想。想要拾起来,又觉得与日日人的距离有三十八万四千公里那么远。
不过,在大家的鼓励下,六太渐渐拾起来了,莎朗阿姨的鼓励,逗比父母的无言支持,芹夏(完全是因为对方是美女的喜欢),贤治(好男人,好基友),新田(同为哥哥的感触),以及后来出现的很多很多人,吾妻,布莱恩,文斯,皮可,欧丽卡…每个人都有一个为梦想而前进的故事。
一开始完全没有自信,到狗屎运爆发,再到实力为自己争取梦想的六太,一步一步地走在通向梦想的路上。
电影里,将生演的日日人(指着天空):“不去吗?姆酱?”,栗子的六太一脸“揍死你”(指着天空)回答:“当然去啊!所以你小子先给我把路探清了!”

看到这样的六太和日日人,趴在床上失魂落魄的我自己真的有种跳窗出去狂奔三千米的冲动。

“吹错了也没关系,不吹的话,音乐就不会开始。”
“小时候骑车去外婆家花了三天时间,虽然地球到月球有三十八万四千公里,用火箭的话也是三天,这样看来,是不是就不那么远了?”
“是人们的灵魂将火箭托起的,人们的信念将那两千吨金属送入太空。”
“阿六哥,太空上见。”
……

这几天,时不时想起这样的话语,时不时也憧憬着太空,因为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是学天文,也被如此热爱宇宙的他们触发了最初的梦。
回头看看这一日一日中毫无意义地度过的自己总是觉得罪恶,不过,总是在觉得不该做的时候反而越发去不听不想,逃避一切。嘛,该说是人的天性呢?还是我的天性呢?
实际的敌人永远只有自己一个啦。
勇气是我现在最想获得的东西吧?或者说让它回来,每次说到这里呢,我都会说“我曾经是个很有勇气的人呢!”

然后呢,我一直都是个某段时间会对一个事物特别狂热的人,但是总是三分钟热度,喜欢的东西和喜欢的人都是这样,兴趣时常转移(这么说总觉得很碧池的性格吧?)。
现在的借口是“因为没有办法,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所以暂时做不好”,不过非常担心这样的自己很快厌倦自己喜爱的事物(这一点也有点像厌倦自我角色的栗子)。
要说的话,一直想要画画,真的画起来会不会厌倦呢!?这样的话,以前的大话不就白说了吗!这下完蛋了。
这么想着,觉得曾经什么都没做好的自己,似乎完全没办法做好任何一件事情了。
该怎么办呢?感觉到处一团糟啊。
然后不管干嘛都完全没干劲,干脆在阳台上睡觉了,跟晾衣架上的T恤衫没有区别了。

已经不知道要从哪里获得力量了。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这句话的意味是很难过才对吧?为何歌是励志的?(应该是我理解错了吧…)

不过,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我,明日也要继续对付唯一的敌人。
实际上,低落的时候,冲个澡,把桌子收拾一下,再把头发扎一下,就稍微有干劲了。
所以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感动着,为了自己的闪亮宝物(金皮卡),慢慢地去触发热情与勇气吧。
(先在心里跳窗狂奔三千米吧!我曾经也是长跑能手啊!)

总之一步一步来吧,只要真的明白敌人只有一名的话,就简单了不少。

这么写着,精选的宇宙兄弟ost已经放完了,op和ed也差不多听了大半,然后现在是2:22(这个时间真是巧的没话说)
熬夜不好,真的。(该揍)

顺便,刚刚下载lo来写这篇东西,才发现Northy酱fo我了!(人生第一次被喜欢的+棒炸画手fo!),怎么办…要回复感谢吗…好方…方死了…很久没看她的画…然后…啊啊啊啊…超不好意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以吗?回头再处理可以吗?(喂喂喂喂喂)

嘛,想着“我这人也就这样咯”,纠结着还是继续前进吧,再怎么烦恼,不走下去是不行的吧?:)
“想看看宇宙”这样的想法也开始捡起来了,我能是下一个六太吗?

烦恼还不如愉快的去做吧,糟糕也没有关系,不吹出声音的话音乐就不会开始,对吧?(微笑)
上吧!上吧!二多子!go to the moon!

【钢琴和男孩/角の随笔】

偶尔的,或者说其实是时常的,也许是一直以来的,

不知道要做什么,要怎么做,并且没有人理解自己,也没有人明白自己。一切的一切,在最困苦的时候,一个人摸爬滚打,在泥淖中挣扎着,好或坏,不论中间多么嘈杂,最终是一个人开始,一个人完成。

我打内心是一个很暴躁的人,脾气非常的坏。

明知道这样子不好,所以想要宁静,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不想跟任何人讲话。

克制着愤怒,我就时常在想象中砸东西。

我在想象的世界里构建一个世界,一座城市,以供我来毁灭。

有的时候会不停地杀死这里的怪物,杀到身上沾满鲜血,到血溅满街道,到精疲力尽也不停止。

有的时候下起暴雨,淹没整座城市,把一切冲的一干二净

有的时候天崩地裂,所有东西都化为碎片,最终消失。

到世界一片黑暗或者一片空白,才宁静下来。

某天,我路过一架钢琴,这里有个男孩在黑暗中弹琴,不远处的零星灯光和嘈杂的人声仿佛在另一个世界。

音乐欢快而忧郁,不同于我在这架钢琴上听过的任何一首乐曲。

仿佛一个人跌跌撞撞,一路走来,充满悲伤亦充满欢乐。

我站在一旁,仿佛世界里只有这个男孩和琴音。

此刻就什么都不重要了,令我愤怒的人和事也可以远去,可以不存在,我可以是个瞎子,是个哑巴。

一曲终了,他缓缓站了起来。世界又回来了。

几个围观的人跑去问他,这是什么音乐。

他受宠若惊的挠挠头:“啊…是跟同学们分别的时候写的曲子。”

“噢…这样啊…”“好厉害啊…”“原来是这样啊…真厉害。”

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听得到的音乐。

我没来得及说什么,在他看向我的时候,我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

不知为何,虽然不认识他,也什么都没说,却有种被理解了的感觉。

然后回以同情的微笑。

他走了。人们散去了。

我一个人站在钢琴旁边,不知道做什么好,就这么站着。

我不会弹钢琴,但我真希望我会。

我也想去抚摸黑白的琴键,想弹点什么,想表达点什么。

我走过去,躺在钢琴下,躺在冰冷的瓷砖上,我开始发呆。

我闭上眼。

我祈求死亡之外的宁静。

【Malanore 's Dairy2】

今天送来包裹的是邮局的磁铁(一只信鸽)。

他絮絮叨叨地说那家伙好几天请假没来,搞的他累得不得了。

“他生病了吗?”我问。

“这就不知道了,我还很忙,先走了”

然后磁铁就匆忙地从我的窗口飞走了。

于是我决定去看看他,正好今天植物园要做的事不多。

“有人在吗?”

我来到他狭窄的小院子里。

没有回应。

我发现房门没锁,就毫不客气的直接进去了(介于他毫不客气地在我的家里大放摇滚乐)。

他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还好,至少没有被绑架什么的(我在想什么啊!)

“嘿…你还好吗?”

他直起身子来。

“啊……不好……你告诉我帽子没有洞的连帽衫怎么穿?”

天啊,他在说什么糊话,我看了看他头上的一对角。

我走到他面前,发现他眼圈更重了,整个人都很憔悴。

桌子很乱,堆满了稿纸和废纸。

他的小房间,看起来也很糟糕。

“这是…怎么了?”

“写不出东西来……快死了…”

“你又熬夜看电视了?”

“确实是,不过我希望有一天黑眼圈是熬夜写东西写出来的。”

“你没去工作,磁铁都快累死了。”

“啊啊…真是抱歉。”

他揉着自己已经很乱的头发,脑袋在桌子上滚来滚去。

“简直要完蛋啦,这样子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成啦!”

“你知道急不得的。”

“话说的是,但是现在感觉好糟糕啊。我时间不多了。”

说的是。

我的时间相比起他来说充裕多了,所以我做什么不急。

想做的事情,慢慢做就好了。

不过他要追逐自己的梦想,至少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情。

死亡在追你,你在追梦。

“不过啊,我是蛮开心的,嘿嘿…”他停下来笑了笑。

“是吗?”

“是啊,基本上每天都很开心的。顺便谢谢你来看我。”

“不,我又没做什么。”

“没有啦,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能抽出时间关心我一下我是很感动的。”

他从座位上起来,把废纸收拾了。

“那就慢慢来好啦,虽然工作很累,写东西也很困难,但是让我过得舒服的话我也是不大乐意的。”他说。

“不不,不对,慢不得,要快一些,更努力一些。”

我笑着说:“好啊,来吧,先把这里收拾一下。”

“好!”

“要来点摇滚吗?”我从箱子里拿出他的一对音响。

“要!”

看起来精神多了。

今天的阳光也很好,我们的大作家依然在努力进化中。

【桑椹树下的恶魔】

亲爱的,夏多,我的朋友

别问我这是什么

正如你所说,人们一起欢笑,又各自在箱子里孤独

正如你所说,当候鸟落入水中,鲸鱼的尸体浮上天空,朴树的枯骨散落在土地,这个世界就完了

正如你所说,他们只唱自己的歌,听到的是别人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是勺子刮铁盘的声音,是电锯锯断水泥柱的声音

正如你所说,当列表里的摇滚乐被狠狠删除时,当柜子里的交响乐黑胶唱片被折断时,当CD机被砸烂时,耳朵也聋了

正如你所说,你长出的角是敌意,是恐惧,你随时惧怕着它的碎裂

正如你所说,桑树下的恶魔抓住你了,它缠着你的左眼,直到你进棺材

我亲爱的朋友,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梅拉诺尔,我也并不知道

我在这夹缝中挣扎,不知道要怀着悲伤,愉快,还是愤怒的心情

若我能成为打败魔王的勇者,结局却会发现我自己就是魔王

这是我自己与自己的战斗

是谁在外祖父去世的夜里被愧疚和恐惧折磨,是谁在柿树的尸体前痛哭流涕,是谁首先将自己葬在黑暗里

我没有答案

只是坚持挣扎着

但桑树下的恶魔不会放过我,他还要折磨我